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国服玄策喷水瑶视频在线国服玄策喷水瑶视频在线最新章节 》国服玄策喷水瑶视频在线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国服玄策喷水瑶视频在线

    就在冰封女妖他们被赶出防线的同时,我们这边的战略魔法终于完成了。不过和大多数直接杀伤性魔法不同,我们释放的这个魔法名叫“爱的季节”,听名字就知道这个法术相当“有爱”了。

    随着整个法术的准备工作完成,围着我的两千多名本行会高级玩家突然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法杖,然后一团团白色的光芒开始在他们手中的法杖尖端聚集。当那些光芒完全亮起之中,安歇玩家立刻开始将法杖指向负责自己所在区域的节点法师,而随着他们的指引,他们之前聚集起来的光芒便开始飞速向那些节点法师的手中聚集。那些负责收拢能量的节点法师在接收到附近的人传来的能量后立刻将自己的法杖指向了阵中少数的几个转换法师之一。

    被节点法师聚集过的能量开始向着那少数几名转换法师身上传递,而这些转换法师手中的法杖也开始逐渐闪耀起一层红色的光芒。对,确实是红色的光芒。和之前白色的光芒不同,这些转换法师法杖上的光芒就是红色的。之前的不管是普通法师还是节点法师,他们的工作其实都是充当能量电池,而他们一层层向上传递出去的也都是最纯粹的魔法能量,并不是什么攻击发誓。不过转换法师可不一样,他们的工作就是将基础的魔法能量转化成真正的有实际效果的魔法。其实这个时候如果转换法师不把自己手上的魔力向外传递,而是朝着目标点扔出来,那就已经可以发挥作用了,只是威力和覆盖范围都要大打折扣。其实从魔法原理的角度来说,每一名转换法师和他手下那帮负责提供能量的法师所组成的阵形就已经可以算是一个简化版的战略魔法阵了。当然,经过二级放大的战略魔法远比这种简化版的魔法阵威力要大的多。

    当那些转换法师手中的红光逐渐亮起并达到眩目的程度后,这些法师便突然将手中的法杖指向了整个魔法军团的正中央,也就是我所在的位置。此时的我正在独立准备着一套和附近所有人都不一样的魔法,因为我的工作不是聚集魔力也不是转换魔法属性,而是直接释放魔法,所以我做的工作和阵中的所有人做的都不一样。

    就在那些转换法师们将法杖指向我之后,一道道红色的光柱便突然直射向我的身体并瞬间在整个魔法阵中连接出了一道道的红色光链,而作为所有光链的核心的我,此时则是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球。在这个状况持续了大约十多秒之后,我所在的那个已经膨胀到了数米直径的巨大红色光球顶端突然朝着天空射出了一道粗壮的能量射线,而随着能量射线的释放,我所在的光球也迅速变淡直至彻底消失。当光球完全消失后,整个参与战略魔法释放的法师团中的所有人员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突然一下全都按顺序倒了下去,惟独我一个人还站在场地中央好象没事人一样。

    看着那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柱消失在天空中,整个战场都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完全静止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那即将到来的战略魔法,只是这种宁静一直持续了近两分钟,现场却是状况依旧,完全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现在什么状况?”两分多钟后一名俄罗斯玩家有些搞不清状况的问了一下旁边的人。

    被问到的那人也是摇了摇头。“不清楚。该不会结束了吧?”

    “结束了?”另一名俄罗斯玩家听到他们的对话立刻惊讶的问道:“这就完啦?我没感觉到哪不对啊?”

    “是啊!我也没感觉到哪不对啊?”附近的人在这几个人的带动下开始互相交头接耳起来,很快整个战场便又逐渐恢复了活力,所有人都在互相询问为什么战略魔法没出现。

    虽说在《零》中只要是大行会出来的人,没几个没听过战略魔法的。但大家对战略魔法的了解也就真的只是听说过而已了。对于战略魔法这东西,大部分玩家对其的理解可能就和核武器一样,知道它的运做原理和大概威力,其它就真的是一问三不知了。况且战略法术毕竟不是核武器,相对于只能产生几种固定伤害的核武器,战略魔法的效果那可就是五花八门花样百出了。

    冰封女妖站在阵前看着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天空疑惑的问身边的人:“你有看到什么变化吗?”

    被问到的人也是一脸问号的回答道:“不知道,但是感觉好象魔法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难道施法失败?”

    冰封女妖的一句话到是提醒了那些广大的俄罗斯玩家们。之前他们还在猜到底什么情况,现在一听冰封女妖的猜测众人都觉得靠谱,而且通过后方的空骑兵从高空侦察到的情况来看,那些参与施法的法师集体倒下可能也是战略魔法施放失败的表现之一。不过,就在那些俄罗斯玩家众说纷纭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红色的光束从天空中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冲而下,吓的好多俄罗斯玩家瞬间便扑到了地上准备躲避随之而来的爆炸之类的情况。不过,和想象中不一样,那道光束并没有引起爆炸,也没落在俄罗斯玩家的阵营中,而是准确的落在了还在场中摆造型的我的身上。

    此时正以银月姿态出现在场中的我正伸展着双臂和翅膀仰头向天,摆出了一个拥抱天空的姿势,而那红色光束则是准确的砸在了我的身上并全部消失在了我的身体之中。随着光柱的不断照射,我背后的羽翼开始变的越来越红,最后竟然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同时我的头发和身上的装备也开始变红,后脸连眼睛都成了红色,到最后除了皮肤的颜色还算正常,我身上几乎所有地方都变成了一片艳丽的血红色。

    “该死,那个魔法根本没失败。”作为一个强大行会的领导者,冰封女妖的见识总算比一般人要强的多。在看到场中那个变成血红一片的我之后,她终于猜到了现在的情况。“那根本不是法术失败,他们用的根本就是个强力辅助魔法!”

    其实冰封女妖的猜测也不准确。“爱的季节”这个战略魔法其实不能算是纯粹的辅助魔法。如果从其产生的杀伤方式来看,它应该算是心灵控制类法术,而如果从它的释放方式来看它又可以被看成是增益型辅助法术,总之它的属性跨度比较大,并不能纯粹归类到某一类法术的范畴中。

    随着天空射下的光束的照射,我身上的红色逐渐达到了顶峰状态,而后天空射下的光束也开始之间缩小变细,最后完全变成了一道断断续续的细碎光带消失在了空气中,而此时的我不但全身除皮肤之外的地方全都变的一片艳红,就连身边的空气都出现了一圈似有若无的粉红色光圈,在这光圈之中似乎还有很多红色的小颗粒在快速运动着。

    “闪开,闪开,赶快闪开。”冰封女妖还在那发愣,忽然听到我们这边的防线中传出了一阵叫喊声,跟着就见组成防线的战斗人员像退潮一般向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十几米宽的通道,而后方也是很多人冲入了战略法师团中将那些瘫软在地无法移动的法师纷纷拉到一边。在通道被完全清理出来之后,火红色的我才缓缓的顺着那条通道走了过来。

    本来即使什么都不加,我本人就已经算是个极端恐怖的存在了,现在我的身上又刚接受了一个完全状态的战略辅助魔法,而且貌似这还是个只针对单人的超级强化魔法。尽管很多俄罗斯玩家都搞不清楚,花这么大力量强化我这个本就已经是万人敌的超级战士有什么意义,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我的恐惧。如果说之前他们只是听说我是世界第一而感到无法战胜我的话,现在他们根本连靠人数伤到我的想法都没了。花费两千多名法师的力量联合施展的战略魔法全部强化到了我一个人的身上,这得是多大的魔力强度?就算这个法术只能将那些法师十分之一的力量输送到我身上,那我现在的战斗力也至少相当于两百多人的战力之和。这种数值再加上我本身的战斗属性,我的整个战斗值还不被加到天上去?

    带着对我可能具备的战力的猜测,位于我军防线前的俄罗斯玩家在看到我走出防线后纷纷开始本能的往后退,不少人甚至有扔下武器转身逃跑的冲动,可是现在是在战场上,谁都不想变成第一个逃跑的人,因为就算后来大家都跑了,第一个跑的人也必定会承受最严重的那份惩罚。

    “都别怕,了不起就是一死,先上去几个人试下那个魔法到底怎么回事。”

    现场的俄罗斯人毕竟很多,就算大部分人都被吓到了,但至少还有一些明白人。在他们的提醒下,几名不怕死的玩家立刻主动冲到了我的面前,不过结果却出呼意料。原本这些人应该是冲到我的面前然后立刻对我发动试探性攻击的,而周围的俄罗斯玩家也做好了观察魔法效果的准备,结果他们看到的却是那几个冲到我附近的人动作越来越慢,最后竟然在我面前几步之遥的位置完全停了下来。

    就在那些俄罗斯玩家不知道这几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的时候,那些人竟然突然集体向我行了个礼。尽管他们因为各自职业不同而做出的礼节不一样,但行礼本身的开始和结束却是异常的整齐。这些人在行完礼之后立刻非常整齐的向我说道:“无所不能的主人,请宽恕我们之前对您的不敬,让我们用这带罪之身来为您效力吧!让我们偿还我们所犯下的错误!”

    “啊?”听到这帮人的话,附近的俄罗斯玩家的下巴险些掉下来,毕竟实际发生的情况和预想反差太大,搞的他们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原本这些人不管是否能够战胜我,那都不奇怪,但现在这些人却完全没有向我发动任何攻击行为,反到集体要求我接受他们的效忠,这算个什么情况啊?

    正当附近的俄罗斯玩家在那犯迷糊的时候,我忽然对着那几个冲到我身边的俄罗斯玩家说道:“我宽恕你们的罪行,不过你们必须用你们的行动向我证实你们的决心。现在,去消灭那些对我不敬的有罪之人吧!把他们全部杀光。”

    “是的我的主人。”那几个突然发神经的俄罗斯玩家在听完我的话后集体再次向我行礼,然后忽然转身挥舞着武器就朝着附近的其他俄罗斯玩家冲了过去。

    “啊!你疯了吗?”“你这是在干什么?”“唉呦……你个混蛋,你怎么砍起我来啦?”……各种各样的惨叫声迅速的在附近的俄罗斯玩家的阵营中爆发了出来。虽然明显看到那几个人反应不正常,但毕竟他们都是自己的战友,望着这些战友突然朝自己冲回来,大多数人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但是他们反应不过来,那些发疯的玩家却一点也没有迟疑,他们疯狂的发动技能将之前的战友纷纷砍倒在地,然后疯狂的扑向了周围的其他人。我附近的一大片区域都迅速被这几个人搅乱,疯狂的那几人就好象得了狂犬病一样疯狂的四处攻击,而且他们的战斗方式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安全,根本就是在用以命换命的打法在战斗,有些人甚至在被反应过来的同伴砍掉了四肢控制住之后还红着眼睛想要咬人,那种疯狂的劲头明显不是叛变行为,而是某种控制类的法术所致。

    “该死,银月身上的战略法术可以控制我们叛变!”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猜到了那个战略魔法的真正用途,但可惜的是战略魔法这种东西如果没有在释放过程中被打断,一旦它完成了,那也就基本无解了。以前曾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能够对抗战略魔法的,只有更大规模的战略魔法。”这话虽然不全对,但至少大部分都是正确的。

    虽然那几个发疯的家伙因为本身的不要命打法,加上其他的俄罗斯玩家多少顾念自己人的关系下手比较轻,使得这几个家伙创造了相当恐怖的战果,但他们毕竟就几个人,即使再发疯也不可能对抗太多的人。很快那几个发疯的家伙就被周围的人或杀死或活捉而全部失去了战斗力,而这个时候众俄罗斯玩家也对我万分的忌惮了起来。

    “别靠近他,用远程攻击。近战职业往后退!”随着冰封女妖的叫喊,周围的俄罗斯玩家似乎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开始动了起来,只是他们也不想想,战略魔法是那么简单的吗?如果只要不靠近我就能避免它的伤害,那这个战略魔法未免也太垃圾了一点吧?

    正当那些俄罗斯玩家中的远程攻击人员冲向前排准备对我发动攻击之时,附近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片惊叫和怒骂声。那些远程攻击人员听到声音立刻习惯性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结果正好看到刚刚被那些发疯的人杀死的同伴居然纷纷摇晃着站了起来。那些被杀的人有些肢体不全,有些身体连脑袋都不在身上了,可他们却依然爬了起来然后将被砍断的肢体从地上捡起来装回原来的位置,跟着便立刻朝身边的同伴们扑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啊?僵尸复活?”一些俄罗斯玩家惊叫道:“难道那种疯狂症还带传染的?”

    那名玩家的问题还没得到回答,俄罗斯玩家的人群中忽然又爆发了新一轮的混乱,而原因则是那些受伤的玩家。刚才在制伏那些发疯玩家的过程中虽然有不少人死亡,但更多的是受伤的人。尽管这些人都得到了各种类型的治疗,但结果无一例外,哪怕当初只是被划破了点皮的人都集体开始疯狂的朝自己身边的人杀了过去,他们的战斗方式无一例外全部都和之前发疯的人一模一样,都是不顾自己生死的疯狂攻击周围的人。

    如果说这些死去的人和受伤的人变成的疯狂症患者只是僵尸,那到没什么。游戏里有的是僵尸,而那些除了防御还过的去之外一无是处的亡灵生物根本就没多少人会真的害怕,顶多就是有人觉得僵尸比较恶心罢了。可现在这些疯狂症患者却完全不是僵尸的形态。不管他们之前是是否死亡,现在的他们都是一个样,除了两只眼睛变的血红一片之外,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不但防御力依然保持正常,连灵活性都完美的继承了他们正常时候的状态,甚至于因为他们的疯狂,不少人的速度还有所提高。

    因为这些死亡或者受伤的人的突然反击,导致刚刚恢复了一点秩序的俄罗斯玩家阵营再次发生了混乱。身边战友的突然倒戈搞的很多人都是猝不及防,一瞬间就有很多人被砍死砍伤,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在不久之后再次爬了起来加入到了疯狂症患者的行列。

    事实上如果只是这种像生化病毒一样的传染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不是和平大都市,而是战场。在这里的都是战斗人员,他们有着相对比较好的心理素质和对抗能力,因此只要度过初期的混乱之后,控制住那些发疯的人并不困难,毕竟没受伤的人占到了绝大多数,那些被感染的小部分人员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混乱中的俄罗斯玩家们光顾着解决同伴发疯的问题,却忘记了他们最大的敌人——我这个传染源。

    就在那帮子俄罗斯玩家奋力压制那些被传染的同伴时,我忽然主动向着人群冲了过来。附近的俄罗斯玩家本来看到我冲过来还没啥反应,可是有明白人一提醒他们也想起来了,只要一靠近我就可能被控制,于是他们立刻没命的躲着我跑,只可惜一来他们的速度没我快,二来他们这么多人拥在一起,怎么可能全部躲的掉呢?

    随着我在人群里乱跑,进入我身边那个红色光圈范围内的人越来越多,而没有被光圈罩到的人都明白过来了,那东西就是魔法范围,只要被光圈包进去了,哪怕只是擦到一下就会被我控制,而且从擦到开始计算,到完全被控制的时间间隔大约也只有几秒而已。

    被我直接感染的疯狂症患者和间接传染的患者们把俄罗斯玩家的人群搞的是天翻地覆,而我这个传染源还在不断的到处乱跑,以至于传染范围变的越来越大。

    “这样不行,马上召集远程攻击人员,集中力量把紫日干掉,别怕误伤自己人,反正被他碰到也会被操纵,迟早都要完蛋!”

    听到冰封女妖的喊话,附近的远程攻击人员立刻开始向我聚拢准备发动覆盖性攻击,但就在他们准备好之前,我却先一步对着他们举起了法杖。“群体祝福术。”

    刚听到我喊出的技能名称,对面的俄罗斯玩家都是一愣。群体祝福术并不是啥高级技能,相反,除了覆盖面积超大之外,这个技能基本上算是牧师系和光明法师、水系法师等护士类职业的入门级法术。当然,让俄罗斯玩家们发愣的不是这个法术的级别,而是我用这个法术来对付他们让他们有些不能理解。不管怎么说群体祝福术也是个辅助类法术,而且还是正面强化型的辅助法术,这样的东西当然是用在自己人身上才对,可我却把它扔到了他们这帮敌人头上,这不脑子有问题吗?

    当然,现场没有哪个傻瓜会真的认为我脑子有问题,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诈。没错,这其中确实有问题,而原因还出在那个战略魔法上。“爱的季节”这个战略魔法不是直接对着敌人扔的,而是用来对自己人使用以便于制造一个传染源去感染敌人。不过它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作为法术的直接承受者,也就是战略魔法的引导法师,在魔法生效后就会丧失所有技能的释放能力,也就是说除了普通攻击之外,这个主导者能释放的任何技能都将失去杀伤力。不过也不是说这些技能不能用了,比如我刚才用的祝福术,照样发动了。不过,发动这些技能后出现的光影效果虽然还是和原版魔法一模一样,但不会把敌人炸飞或者打伤,只会让他们被感染,而且这个感染面积完全取决于之前释放的作为基础的那个技能的覆盖范围。

    群体祝福术这个魔法本来确实是辅助类法术,但因为现在我就是那个感染源,所以我的技能都变成了感染技能。现在不管我对别人扔出的是祝福还是诅咒,其结果都一样,就是让对方变成我的感染者,而群体祝福术刚好又是个覆盖面积超大的法术,所以我就直接把它扔到了那些远程攻击人员的头顶上。

    看着飘落而下的白色光粒,那些俄罗斯玩家都是一头雾水,因为照正常情况看,这些东西掉到谁身上,谁就会得到祝福,然后自身属性会有少量加强。不过,现在这些光粒落到他们头顶后的效果却是——发疯。

    那些远程攻击玩家在被祝福之后立刻就是一个集体转身,然后便是魔法、飞矢四处乱飞,跟着就有一大群他们的同伴倒在了他们的攻击之下。当然,这些被攻击到的人只要不是被炸的尸骨无寸,哪怕只剩半截尸体都会迅速复活过来参加对同伴的攻击,而被他们伤到的人又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存在。

    事实上我也是第一次实验这个战略魔法的效果,之前我们行会刚把它研究出来的时候我们只是用小型阵实验了一下释放过程,而因为找不到敌人来做实验,所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这个法术的具体威力。现在发现使用大范围的技能似乎效果比从别人身边跑过去要来的快,我立刻便开始疯狂的往四周扔大面积的魔法。什么火墙、火海,大范围祝福、诅咒,甚至连暴雨术我都试了,结果无一例外全都有效。而且经过测试,我终于选定了最强的传染技能——春雨术。

    春雨术是一种水系的半治疗半驱除类法术,主要作用是驱除毒素和少数几种常见负面效果,并且可以少量恢复生命、魔力以及体力值,算是一种比较实用的战场支援类法术。不过,现在我看中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个法术的超远释放距离和超大覆盖面积。相对于别的法术的释放距离,这个春雨术可以直接对二百米以外的地方进行释放,而且其覆盖范围是个半径十米的圆,一次就能把一大片人都覆盖进去。更有意思的是,这个魔法居然还能动。在春雨术释放完成后只要你不主动切断魔力输出,它就会一直存在,而且还可以按照你的意图进行移动,虽然移动速度不是很快,但起码在混乱的战场上还是可以覆盖不少人的。

    之前刚是间接传染俄罗斯人还能勉强抵抗一下,当我试出了春雨术这种超大范围感染方式后,俄罗斯玩家们的心理承受能力终于到达了上限。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逃跑的,反正很快战场上的俄罗斯玩家就开始大面积的撤退,而精锐玩家的逃跑又影响到了后面跟上来的普通玩家和npc编队,结果一场全面大崩溃就发生了,而此时的我却是……一脸愕然。

    我为什么要愕然?靠,我们的目标是让俄罗斯人强渡黄河,然后我们再半渡而击来着,现在他们直接给我来个大溃退,后面的计划咋办?

    (未完待续)


    看小说请到(爱看全本小说网),爱看小说网提供《国服玄策喷水瑶视频在线》全部章节!